×
14714610888
欢迎访问:多宝集运|香港集運|順豐集運

中方赴美前现转机!中美贸易摩擦会熄火、航贸业迎来转机吗?

2022-09-20 21:49   多宝集运

  5月15日市場並無重要的經濟數據,不過盡管如此,美國商務部長羅斯的一番講話仍然使得美元觸底反彈。一直被視為對華相對鴿派的美國商務部長羅斯在一次公開活動中表示,願意盡快改變對中國手機制造商中興通訊的銷售禁令。他還表示,希望中美能就貿易爭端達成一致。

  值得註意的是,5月13日美國總統特朗普的一個推特暗示中興將獲得解禁。鑒於此舉發生在中美第二輪貿易談判開始之前,意味著希望給這次談判起一個好頭。

中方赴美前現轉機!中美貿易摩擦會熄火、航貿業迎來轉機嗎?


  可以看出,美國此番談判後對於中美貿易摩擦緩和的信心非常足。那麼,中美貿易摩擦真的可能就此熄火嗎?

  特朗普“放中興一馬”?

  據瞭解,自4月16日美國激活禁止令以來,中興通訊一直在積極尋求自救。

  不過,5月13日特朗普突然發推文稱:“習和我正在合作,將為中興提供一種很快恢復業務的途徑。(中興事件造成)中國很多工作崗位丟失瞭。商務部已被指示去完成這件事。”

中方赴美前現轉機!中美貿易摩擦會熄火、航貿業迎來轉機嗎?

分析認為,特朗普的這一表態與之前指責中國正威脅美國工作崗位的態度大相徑庭,可能預示著美國對中興通訊的嚴厲制裁或將出現緩和,無疑讓中興松瞭一口氣。

  中美談判迎來第二回合

  據新華社消息,應美國政府邀請,中方牽頭人劉鶴將於5月15日至19日赴美訪問。

  不過,至於中美能談出什麼結果,有沒有可能談崩目前沒人知道。特別是中興的命運出現戲劇性轉機,特朗普突然對中美貿易合作積極表態,這讓我們看到,中美貿易戰充滿瞭變數。

  鑒於在中美貿易第二輪談判之前,美方主動釋放“友好信號”, 這或將為談判帶來更多樂觀預期。

  美方希望和解的意願更強?

  此前,美國談判小組中,貿易代表萊特希澤和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要求中國必須實施長期結構性改革,但財長姆努欽等人一直在在敦促特朗普,盡快與中國達成削減赤字的協議。

  《紐約時報》專欄作傢弗裡德曼認為,中美貿易談判不單是為瞭解決一次貿易爭端,而是中美兩大經濟體重新定義彼此經濟和權力規則的鬥爭。

  最後一點,共和黨建制派也不希望中美打貿易戰,影響今年年底的中期選舉。因為在美國提交給北京的願望清單中,明確提到北京的反擊不要瞄準特朗普的選民基礎。

  從這些點都可以看出,美國希望談判取得突破性進展的願望可能比我們想象得更為強烈。

  此次談判或取得建設性成果?

  目前,美國對華加征關稅的期限正在日益臨近。對5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征關稅的提案,將於5月22日結束意見征求期。不過,一旦美國開征關稅,肯定會遭到中國的對等報復。

  《華爾街日報》11日報道說,劉鶴去華盛頓,可能會帶一份清單,列出進口更多美國商品的具體計劃。美方分析,中國可能會提議采購美國天然氣,降低汽車關稅,取消合資要求,增加購買保險、雲計算等美國服務,解除對美國電影進口的禁令,減少貿易赤字。

  總而言之,不管之前中美前段時間有過多麼激烈的針鋒相對,對最後的結局我們都應該保持謹慎樂觀。畢竟,貿易戰真打起來的代價是明擺的。如果此番談判後,雙方都能承諾暫停相互制裁,不僅是最大的成果,也是非常務實的結果。

  中美貿易摩擦對泛太平洋航線“傷害”有多大?

  目BIMCO首席航運分析師Peter Sand說,航運業與美國集裝箱進口水平是否走低休戚相關,這可能會成為中美之間貿易摩擦的一個“結果”。如果航線貨運量下降,過剩船舶的持續增多會導致船舶使用率下降,同時會伴隨著泛太平洋航線的運費和盈利下跌。

  他呼籲中美兩國應避免貿易戰,因為中美貿易戰的不斷升級可能會給集運行業帶來潛在的沖擊。他在一份聲明中表示:“當兩個對航運業至關重要的國傢進行貿易戰時,全球航運業都自然會感到擔心,我還是希望世界貿易不會破裂,並鼓勵相關各方避免野蠻和有害的貿易戰升級,這將嚴重影響航運業。”

  德路裡集裝箱研究部門高級經理Simon Heaney表示,其中,中國從美國進口大約180萬集裝箱,以及中國出口美國的300萬集裝箱將被征收更高的關稅。也就是說,近2.5%的集裝箱運輸貿易將受到影響。

中方赴美前現轉機!中美貿易摩擦會熄火、航貿業迎來轉機嗎?


  PIERS統計的遠東至北美航線的主要貨種和運量數據顯示,2017年主要貨種運量達1196萬TEU,其中傢具和傢具用品、纖維制品、通用電氣設備等生活消費品占比最大,運量高達532萬TEU。

  如此粗略計算,此次美國對中國擬增加關稅領域的貨種,占據遠東至北美航線運量達到438萬TEU;若按照中國至北美航線運量占其中40%的比例計算,此次涉及中美貿易摩擦影響的貿易量約為180萬TEU。

  對於航運業來說,對這兩個國傢的在泛太平洋區域進行集裝箱運輸的進出口貿易商來說,這樣的不確定性,處理起來真的是一個巨大負擔。隨著這種下降趨勢持續的推進,不僅僅是集裝箱領域,幹散貨航運領域中,以鋼、鋁和大豆為代表的運輸也將受到進一步影響。